攀枝花经济纠纷律师 13982367873
新闻详情

杜月笙:当年流氓真君子,今日君子真流氓

来源:攀枝花经济案件律师网作者:攀枝花经济案件律师

作者:牛皮明明 网易杂家专栏作家

在30年代的上海街上,杜月笙穿着蓝色长衫。

身材很瘦,像个教书先生。

真实身份是当时中国最大黑帮的教父。

他身后跟着几个小乞丐,吹着口哨,对着他喊:“水果月笙,给点钱!”

杜月笙并不生气,吩咐手下多给点。

杜月笙14岁闯荡上海,一开始在水果店做事。

练就了单手削梨的本领,削掉的梨皮不仅薄而且不断。

江湖上称他为“水果月笙”。

在杜府里,熟悉的朋友坐一起侃大山。

也会打趣道递上一只梨:“削一个!”

杜月笙不生气,削好梨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他常说一句话:

头等人,有本事,没脾气;

二等人,有本事,有脾气;

末等人,没本事,脾气大。

杜府的佣人也常说:杜先生好侍候,我们做错事,他也轻言细语。

杜月笙从底层来,知道下人的辛苦,能够包容下人的错误。

杜月笙穿着教书先生的长衫,手里握着刀子,在老上海。

杜月笙可以杀死任何人,但他可以将刀子放下。

隐藏在他的内心里,给予最底层的人足够的仁慈。

当年上海滩的黄包车夫、短衫阶层,也曾喊出了“做人要做杜先生”的口号。

做事看能力,做人看格局

19岁时,杜月笙便在黄金荣家做事。

刚开始是黄金荣夫人林桂生的小跟班。

1910年,黄金荣家的鸦片被偷了。大佬黄金荣也没办法。

杜月笙说“老板娘,我去跑一趟吧!”林桂生也不在意。

以为是这个青年人想快速出人头地。

杜月笙找到偷烟土的人,只说了三句话,烟土就回来了。

“放心,没人要你命,黄公馆里什么时候做过人啊!”

“但是你要和我走一趟!”

“桂生姐刀子嘴豆腐心,菩萨心肠!”

事情做成了,杜月笙并不居功自傲,好像刚刚立的大功和自己无关一样。

可是,林桂生依然不信任眼前的这个年轻人。

有一次林桂生生病,半个月杜月笙鞍前马后,衣不离体。

林桂生一呻吟,他立即奉上她想吃的想喝的,耳到、眼到、手到、脚到、心到。

林桂生病好了,想试探他,带他去赌场赌博,一下子赢了2000大洋。

林桂生心想:拿去吃喝嫖赌,那这个青年人就是小混混的料。

如果拿去买房娶妻纳妾,那此人贪财,日后必起异心。

可是这个年轻人拿着钱就跑了。

黄金荣也很好奇,让手下人盯着这个年轻人去干啥。

黄金荣没有想到,这个年轻人拿着钱,坐着摆渡过了陆家嘴。

到了一个叫金桥的地方,把两千大洋,全部分给了一起闯江湖的弟兄们。

黄金荣惊叹:恐怕我死后,黄埔滩就是杜月笙的了。

黄金荣错了,短短十年后,黄埔滩就是杜月笙的了。

那时候的两千块大洋,可以在上海滩买房置业。

鲁迅在北大教书,一个月也才300大洋。

换做现在,2000大洋够买一套位置很好的学区房了。

杜月笙常说,做事靠能力,做人靠格局。

他用了自己的舍,换来了人气。

换来了一堆为他出生入世的兄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青帮大亨杜月笙、张啸林、黄金荣

人可以不识字,但不能不识人。

杜月笙不识字,却对读书人很敬畏。

国学大师章太炎晚年住在苏州,对杜月笙这样的地痞流氓非常看不起。

他的侄子在英租界发生了纠纷,不得不拉下脸请杜月笙帮忙。

杜月笙对章太炎说:“你个事情我晓得了,我会替你办妥,好!再见。”

摆平之后,自己亲自去苏州拜访老先生。

临走的时候,偷偷将一张2000块大洋的票子,叠成小方块,放在茶碗下面,顾全读书人面子,表达他对文化人的敬仰和尊重。

章太炎是民国的狂人,外号章疯子,疯起来连袁世凯、蒋介石都骂,可是到了杜月笙这里,却从此订交,亦师亦友。

杜月笙请章太炎当老师,杜月笙之前的名是月生,章太炎觉得不够文雅,让他叫月笙,教他读书,把杜月笙从大字不识的粗人,成功打造成能写一手漂亮小楷,穿长衫,满口儒雅的中国教父。

戴笠早年是流落上海的小瘪三,到杜月笙的赌场赌博,杜月笙一看此人不简单,“我给蒋先生写封信,推荐你去报考黄埔军校!”

戴笠命运从此大变,几年后,戴笠重返上海,立即和杜月笙定为结拜兄弟,后来戴笠成为通天的人物。

杜月笙用听评书的方法来了解历史和时事,直到远走香港,还专程派人回来请评书艺人。

杜月笙一生都让孩子读书学习,不沾鸦片和赌博,大儿子杜维藩不好好学习,杜月笙就狠狠揍他,杜美如回忆父亲,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问孩子功课。

后代在海外都能靠本事安家立业。

杜月笙一生没有多少文化,也没有什么文凭,但他知道识文断字是本领,他喜欢让别人叫自己杜先生,而不是杜老板,或者杜大帅。

做事要做到刀切豆腐两面光。

杜月笙常说:“我的处世之道,尽在一个诚字!”

淞沪会战时,为了阻挡日本进攻,杜月笙把公司所有船沉没,阻挡日本军。

上海沦陷后,日本人拉拢杜月笙,杜月笙说:“我是一个中国老百姓,碍于国家民族主义,未敢从命!”

同样是青帮老大的张啸林,后来当了汉奸,杜月笙就让手下亲自把他干掉。

1931年,杜家祠堂建成。

京剧名家荀慧生、程砚秋、梅兰芳、尚小云、小翠花、徐碧云、杨小楼、龚云甫、李吉瑞、马连良、言菊朋等57位三代同堂的演员齐聚上海,这是唯一一次京剧名家同时登台。

连最爱京剧的慈禧老佛爷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。

这在历史上号称“天下第一堂会”!

给他家族写序的民国狂人大学士章太炎说:“杜之先生帝尧,夏时有列累!”把他家族史直接鼓吹到了到了尧帝!送匾额的大人物拍成一长队。

你猜有谁?

“孝思不匮”——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贺。

“好义家风”——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贺。

“明望之后”——国防部部长林辉贺。

“世德扬芬”——军政部部长何应钦贺。

文化界,戏曲界,政界,商界,杜月笙样样通吃!

钱财用的完,交情吃不光,做人有三碗面最难吃:人面、场面、情面。

1930年,上海法租界工人大罢工,刚开始是水电工人罢工,后来连环卫工人也跟着罢工。

整个法租界是无水无电,臭气熏天。

法国人托市长找杜月笙出面调解,杜月笙觉得时机不对,就推辞“我不行啊,声望不够!”

罢工形势越来越激烈,又来找杜月笙出面。

“好吧,我试试!”

杜月笙给法国人打电话:“工人要求工资上涨一倍,你看着办,不然我也解决不了。”

“不行,只能上涨75%!”

“那就75%,就这么定吧!”

杜月笙在府上召集罢工领袖,问他们希望上涨多少?

有的说30%,有的说40%。

杜月笙挥着扇子:“你们要求太低了,我帮你们要到了75%!”

大家欢呼:“谢谢杜先生!”

杜月笙说:“法国人不答应罢工期间付工资,你们看行吗?”

大家一看工资上涨了75%,都说算了,算了。

杜月笙又摇着扇子:“不过,我决定罢工期间工资我来贴!”

大家惊呆了,那是一笔不少的钱。

这一贴,杜月笙就贴了30万大洋。

“不要怕被别人利用,人家利用你说明你还有用。”

“每月存款折上多几个零不算你有多少钱,花出去多少钱才算你有多少钱。”

对求到府上的人,不管是高官还是老百姓,几乎都是三句话:

“你的事情,我晓得了!”

“我会替你办好!”

“好,再会!”

在旧上海,杜月笙常常散财给乞丐。

手下的人都说只许乞丐们领一次,杜月笙说:“不必在意,大不了多发几次,乞丐也是有脸的!”

他还常说:前半夜想想自己,后半夜想想别人。

杜月笙一生仗义疏财,几乎买了整个上海滩的交情!

1951年的香港,潮湿而炎热。

他的哮喘越来越严重,这一年照全家福,他卧病不起,无法参加。他知道自己快要撒手人寰。

这位曾经上海滩上的中国版教父,一生仗义疏财,到了香港常常倾囊散财帮助难民。

临终前仅剩11万大洋,立下遗嘱,如此分配:

“每个太太拿1万,长子拿1万,没出嫁的女儿拿6000,出嫁的拿4000。”

这年8月16日,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天。

他让大女儿杜美如去银行拿来一个保险柜。

杜月笙自己打开,保险柜里满满都是借条。

最少的一张5000美元,最多的一张500根金条,有商界大亨,有政界大元。

他自己亲自一一销毁,销毁的全是钱啊!

儿女们非常不解,都很诧异。他说了句:“借出去的看上去是钱,实际上是交情。”

“感恩的,会永远记住杜家的好!”

“不感恩的,你们去要,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!”

“我不希望,我死后,家里还碰刀斧!”

他撕掉借条,别人欠的账也就在尘世一笔勾销了。

死前,杜月笙对儿女们说的最后一句话:

“我没希望了,你们有希望,中国还有希望!”

他是个一生带刀的人,却把刀子隐藏在长衫里,无影无踪。

做人做到杜月笙这样,也是绝了!